六. 西方的自由婚姻觀


愛情自由文化的淵源

  西方婚姻倫理觀是源於希臘文化和希伯萊基督文化的交溶1,由此而發展到現代自由戀愛的婚姻倫理關係。西方的婚姻是十分重視個人自由意志的展現,是人性自然的發展,是完全由人的自然傾向和自由選擇所把握。男女在日常社交生活中相遇上,自然地被異性所吸引,在互相追求到互相依戀。由戀愛發展到難捨難離的愛情高峰,因而甘願將自我完全地奉獻給對方,在相互承諾的婚姻關係之下,一同組織家庭並為未來的共同理想生活而努力,為人類生命的繁衍和生活的改善而貢獻。


愛情生命的自然趨向

  愛情是婚姻中不可缺少的要素,是人類生命自然趨向的流露。人不但只渴望自己的愛被
他人所接受,同時亦希望自己被他人所愛。這是人在群體生活中最原始和最真實的希冀,是人向生命開放的表達,是人與人最密切和甜蜜的關係,是不可被衡量或比較的。

  而這關係是人在時間和空間的物質世界之中具體展現,故此當人與人要建立一個密切相愛的,必然會要求對方在日常生活中,透過具體的行動和規範去表達彼此的愛,所以愛情不可以只是話語中的空言,而是實際行動的愛情生活。這愛情是在「你、我」的互相依戀時從具體的行動中展現出來的,是一個生命與另一個生命面對面時互相趨向的具體表達,是有目的性和導向性的,是人本性自然趨向能力的顯示。

  在本性的驅使下,人會用各種形式去表達愛意,而其中必然包涵有真、善、美和合一的精神表達。而真、善、美正是人類不斷努力追求的終極理想,由此人對美滿婚姻的追求便成了探討婚姻根本原因的形上問題了。


婚姻的形上探求

真誠-生命的流露

  人在認知的過程中,會印証理性與事實的相符,求知求真是人類追求知識的基礎,是理
智的運用,是思想綜合活動的內在行動。人在戀愛中,不單只要求愛人向自己呈現最真的物質身體,同時亦要求對方呈現其理性至真的一面。思言行為的合一是真我的具體表現,人在真我的關係中產生信心從而建立彼此友愛的倫理關係。2

  人際關係中要求的是人真心地互相交往,同樣人在戀愛中所追求的是真摯的愛情。無論是從一見傾心的激情或者社交上平常的偶遇開始,都是要求建立一種獨一無二的關係。在這關係中人至真地向對方顯示自己的善和美,透過自身自然真心的呈現,以具有愛的生命行為向對方發出邀請。這基本啟動愛情的能力,是人類本性的流露,男女求愛是人類固有的、向生命傾慕的內在表達。在中國古籍詩經的首篇關睢中有簡單而又細膩的描述,其中清楚展示了男女愛情間的微妙關係,描述了求愛過程中求之不得時,自我生命不安的事實,是人在真愛的行動中全情投入的自然表現和反應。所以當人遇上愛的對象時,會有異常的表現,而愛是藉著這特別的具體行動去吸引對方的注意,從而開展彼此的關係。3


  人和人的關係是維繫於彼此的信任,這信任是從互相認識就開始建立,並在具體生活的言行中不斷地印証、深化和鞏固,是要有具體的經驗作為信心的基礎。所以信心並不是一個虛無和沒有根據的固執,是人在生命中體驗到「真」的結果,是存在的真實體驗。

 


  人在這真愛的關係中不停地互相向對方發出邀請,以求對彼此的善和美有所了解。彼此以真實的揭示去不斷地互相吸引和傾慕,透過言語和行動讓對方知道自己是如何深愛對方,與此同時亦希望更深入去了解對方,所以在愛情中的表達是絕對真實的。正因為是如此真確,人在面對至真之時是無可抗拒的,因此不能自禁地將自我生命完全地交付依托在對方的生命之上,達到了至真至愛的精神境界。


  人由戀愛發展到互相交付的時候,在面對至真的臨在時,理性會要求有限的人為其無限的愛作出保証。在兩個有限生命需要為無限的愛作出承諾和保証時,覺得非常沉重和難以負擔。因而求助於第三者-父母、家庭、和社會的支持和見証,在眾人的愛護和支持下結為夫婦,在具體行動中合而為一,讓這至真至愛的婚姻承諾得以完滿,並在未來的日子中,不斷向對方呈現真我真心,以維繫夫婦間愛的關係。在大家的共同努力和承擔下生活,以求趨向完美和幸福。


戀愛-善意的邀請



  自由意志是人另外一個重要的內在能力,在面對萬事萬物時,人需要運用自由意志去為自己的生活作抉擇。而抉擇的取向是指向更完善的人生,人一切意慾的取捨都以此為標準。在理智的合作下,人會自然地會選擇可以達到的合乎理智的目標作為其爭取對象,男女的追求過程亦是一樣。亞里士多德以「可慾」為「善」的特徵,孟子盡心篇之「可慾之謂善。」的內涵,都是表達人有傾向真善美的內在意慾。4


  真我在戀愛的關係中呈現的同時,善和美是另外兩個不可缺少的愛情原素。美和善是需要從具體存在的人、物或事情之中顯露,虛無之中是沒有美和善。人有向善的本質,最簡單的莫如好好保存自己的生命,是人類最原始而又純真的生命表達。


  人類在面對浩瀚宇宙的時候,透過觀察自然地明白一切生命的延續是要依賴宇宙規律的展現。人在地球上生活,不但要依靠宇宙自然規律去使地球繼續存在,同時更要依賴大自然的規律和存在於其中的事物去維持生命,而且一切事物都傾向自我保存,所以一切事物都是善的。

  既然善是存在的內在固有自我保存的傾向,可是人在日常生活中所面對的是變化萬千的世界,是不能完全被人所掌握的,所以當人要去保全自己的生命時,必定會實在地全力以赴,以求自己完整美好地存在。可是人在生活中為了保障自己,所以展現自我的時候會有所保留。但是在戀愛中,人面對一個可以展現精神生命的愛情空間時,會竭盡全力將自我存在最美好的一面盡量展現,將精神與肉體的潛在生命完全至真至美地具體向對方顯露出來,以邀請對方一起為愛情展現真我,並且不斷地為自我真善美的存在而努力,人向善是希望達到美好幸福生活境界的自然傾向。


婚姻-生命向真善美合一的開放

  美好的戀愛可以展現了人與人之間的融洽和諧共同生活的具體事實,是指向美滿婚姻生活的一個預象,所以美好婚姻是經過理性肯定,是人可以達到的一個目標。

  戀愛之中,人的思想和感情起了變化,人再不止單為自己計劃未來,更是為建構一個美好的共同生活而籌劃,因而改變了人的生活方式,一切行動無不為這美善的存在而努力。故此人在愛人面前,不單止將自己的儀容外貌盡量裝扮得美麗得體,且在共處的時刻互相討好,不時為對方更好的生活打算。人自由意志的實行無不為愛情的延續而抉擇,由此而一同創造出共同的精神生命-愛情。這是具體呈現於兩者內的精神實體,是充滿著內在動力的新生命體,兩人因而完全向對方投入,意慾成為一心一體,並為延續這美好的精神生命體而承諾,從二人合而為一的婚姻生活,開始生兒育女並以家庭的愛去教養他們,這樣真善美的精神生命便可以在具體的生活中永遠地傳留下去。所以男女間的愛情並不是抽象的幻想,亦不祇是思想中憑空建構出來的美麗故事,而是具體行動和生命實體的表達,是靈與慾完美結合的實現。

  戀愛是由人的相遇開始,透過具體感觀感覺去燃點心中的愛火。而求愛是人有意識地去表達自我的情與慾,在男歡女愛中,雙方男女為了吸引自己所傾慕的人的注意時,會刻意打扮並且蓄意地在對方面前出現。這是由人的理性精神活動所帶引的行動,是精神和肉身的自我提昇,透過身體將融洽和諧的個人至美的意境形態表現出來,這是人向至美傾向的追求行動,因為追求者是被對象所呈現的美所吸引而展開行動,這樣求愛便成了互動的追求關係。


  愛美是人的天性,是人自然的傾向,是生命融和的表現,美滿幸福的生活更是人窮一生的精力去建構的目標。就人而言,除了人體展現的美之外,精神生命透過生活所顯露的真美善意境,更是人所響往和模彷的。由於人是精神和肉身的結合,是真、善和美合一的存在呈現,所以人是珍貴和可愛的。

  由於人活於物質世界中受著時空的限制,一切相遇都是偶然的。在日常所相遇過的千萬人中,為何只有一個人可以令人如此心醉,愛的展現是那麼偶然,正由於愛情的發生是人所不能掌握,所以在求愛期間,人為了要超越於眾多的求愛者之上以獲取對方的歡心,人會奮力爭取,有時甚至於將真我隱藏而以對方所希求的善美形態出現,以求建立彼此間的愛情關係,然而這關係若不能轉化成為真正自我的美善形態出現,並且被對方所接納時,建構於沒有真我為基礎的一切事物都會歸於虛無。最終只剩下兩個被侷限於現實生活中的人而己。


  在戀愛初期由外觀吸引所建立的關係是脆弱的,這關係的發展不一定會有愛情的結果,因為至真、至善、至美是人類的自然傾向,在眾多的相遇中會不斷嘗試不同的對象,直至找尋到由那主觀意願所認為最真、最善、最美的人為其對象為止,所以在追求程中移情別戀的情況是正常的。

  當追求者啟動了對方的愛心時,這關係便由單向的愛慕發展到互相戀愛。彼此以至真至善向對方展露,是人至美的展現,因此這關係便超然於一切關係之上。若果沒有意外的事情發生,兩人的戀愛必然發展到難捨難離的境地,兩個人和諧相處是美的具體展現,所以戀愛中的情侶是是被受注目、羨慕和欣賞的。由於人有合一傾向,所以彼此因而互相邀請,希望將關係提昇到最高峰,彼此以生命為婚姻作承諾攜手努力去開展更美好的合一生活。

 


天作之合-愛情中創造神聖的新生命

  在婚姻的生活開展過程中,人的思想和感情再次起了具體的變化。戀愛是兩人真善美的互動傾向活動,而婚姻是真善美合一的具體實現,婚姻是具有內在自我提昇的動力,此時不單祇是人的互動傾向,而是以彼此心中的理想為對象的互動提昇。這互動提昇的至極理想是與宇宙合而為一。

  合一是人內在真善美的自然傾向,在生活事例中多不勝數,例如:學者為與人分享自己認為獨一無二的思想所發表的言論,為的是要人認同這思想,是一種合一的邀請。可惜在合一的邀請過程中,基於人是有限的真善美,由此而產生了不少的人為衝突,甚至於要對方消失以鞏固自己的存在,真善美的缺乏正是痛苦和衝突的原因,正是人封閉執著地在有限之中尋找一真善美引致的「瞎子摸象」結果。

  在婚姻生活中,夫婦間雖然擁有很多不同的理想,重要的是大家在建立真善美的關係中,以彼此的生命作為生命延續的根基。在彼此溝通交流下,把個別的不同理想融和而成為大家的共同目標,並為實現這理想而貢獻出彼此的生命。


  婚姻中的性愛行為,是雙方整體完美交付的表達,是以身體至真至善至美向對方呈現的至愛行動,是兩人愛心的完全展現,是合一的邀請。彼此將身體向對方開放交托,從精神以至肉身完全的投向對方,是雙方靈與慾的完全緊扣,是兩個獨立個體透過具體行動,使兩人完整地二而為一的結合。這時雙方在精神和肉身得到至歡愉的享受,到達了完美境界,是人類顯現生命真善美的至高峰。此時終極生命泉源臨在這超越性的愛情高峰之中和人類生命合一,具體創造出新的生命,是延續人類指向永恆奇跡的實現。所以由此而建立的關係是超越於一切人的關係,是不可分割的。當人意識到愛情是彼此生命的基礎時,會將整個生命貢獻出來,為愛情生活而努力,為愛的滿全而犧牲。


  可是現實的婚姻好像與理想背道而馳。各種主義充斥著人的思想,使本來可以是美好的戀愛和幸福婚姻終至慘淡收場。下一節我們將從各主義去了解和分析其中徵結之所在。


1 在中世紀,西方教父哲學的發展,貫通了希伯萊的基督信仰,希臘人的認知智慧,羅馬人的不屈不撓的實踐精神。聖奧古斯丁受柏拉圖哲學的影響,他在生活之中體驗出,自由的法則為愛的法則。愛的追求是人在自由行為中犧牲自己去成全被愛的人,倫理道德的基礎在理性的認知和意志的選擇上建立起來。
參考:鄔昆如:《西洋哲學史》,國立編譯館出版,1971年,頁227-276。

2 真摯愛情的反省,其形上思想參考自第六章、第二節(存有的真實性ens est verum)。李震:《基本哲學探討》,輔仁大學出版社,民國八十年,頁138-141

3 詩經、關睢(周南):關關睢鳩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『參差荇菜,左右流之,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,悠哉悠哉,輾轉反側。』

4有關自由抉擇,參考自:[追求自由的精神],頁88-91;有關善的追求,參考自:[存有的可欲性ens est bonum],頁147。李震:《基本哲學探討》,輔仁大學出版社,民國八十年。


NEXT CHAPTER

HOME